羊子

    又是一阵雨飘落,我看见有人从平湖桥上打着伞过来。平湖桥其实是一座折折弯弯九曲横跨的石桥,这儿的桥造型迥异,各有特色。
     人往西登上半圆的“望月桥”,再过去便是两亭夹了一座铁索吊桥,此桥名曰:“楚风桥”,人上来摇晃着又下去,定定神抬头见幽幽的竹林了,只朝那边光亮里前行,出林来豁然开朗,闲过江津湖十二景纪念碑,人便三两步窜到塔儿桥古扑的青石上。
       东来的水也经了一番枝叶掩映,回廊旧瓦,小家碧玉似的庭院,到这里像是刚过了玄关,转眼间波推浪涌,直往那北边开阔里去。
     如果是六月,可见北边斜角的荷池,叶影低盘,茎绿高直,新蕊初开,羞红了云彩。但此时的荷池还是一片水,没有荷,却更见了水的宽。
     虽是早春,风雨却有点急,或许,只有在风雨中,方能窥得几分便河水早先的层层波澜吧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