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子

《家味随录》
一:卤汁凤爪
卤煮之法甚多,今自晒一味。
取凤爪去甲断中,清水泡之,微煮,挠起白嫩。入砂锅,添八角,花椒,冰糖,香叶,豆蔻,肉桂,干椒,姜片,生抽,红曲米,量水,开小火煲之,后入盐,约一时半视汁少时可起,以盛器上葱花,卤汁浸之。
软香离骨,胶原入味…


六:绿窗
绿伸出来,
打破了一扇窗的尺度。
仿佛从前被禁锢的世界,
冲出时间的格局。

窗很无奈,
迷惘于消极与记忆的释放,
也许绿本是窗的触角,
蔓延出格局之外。

但绿窗不知道,
格局之外仍然是格局…

路过一扇窗,看到一个“世界”…

过太师渊观雨中新荷

水深绿茎直,新荷池塘雨,
羞作妃子笑,嫣红落沉鱼。
翠竹馨香园,古桥太师渊,
风送过客影,莲动故人居。

太师渊:为纪念明张居正在荆州治水得名,因毗邻章华寺又叫章台渊,台寺渊,更早以荷花繁盛又叫荷叶渊。现为市内路边园林。
馨香园:为太师渊內一小坡,翠竹其间,甚幽静,有木框为门,题字:馨香园。


屋檐下的空巢

   我家马路对面小区内有个旧的门店,很小,几年前路过看到几只燕子筑巢,燕子妈妈用嘴食喂养嗷嗷待哺的小燕子,我经常路过那里,但之后的几年再也没见到燕子们,一直到现在,只有那个燕子窝悬在门口屋檐下。

那些华丽的,都黯然了

那些彰显的,都淡去了

路人叹息,花期过后的花

母亲哄着,刚入睡的娃

那几扇紧闭的窗,方知安祥

那张闲置了的琴,才懂宁静

画者用色彩描出,路过的屋瓦

笔端改写完结局,圈上句号的他

那阵风吹过,去追逐更远的人影

那根电线杆,始终笔直的站着

抬头看的人,自说自话

“那一年,燕子们飞走了

只留下,空的巢。

【记一家小店门口屋檐下一个燕子窝,图是几年前手机拍,今天偶然翻出来。】

随意而简单:虾皮豆豉焖饭

早上切胡萝卜时忽觉自己颇喜“多彩”,在豆豉与豌豆的青黑间参点红的丁不单单是为了丰富和营养,其实火红的年华已过,便想菜的红也挺像些老音乐,歌谣,淌在时光里飘出余味,看一眼,一旁待焖的剩饭似是很安静…

晒过的青椒很容易煎成“虎皮”,褶皱里透出焦黄,鱼香汁和蒜瓣一起浸软,无须盐,家乡豆豉和麻油会酿出往年的口味,今天的熟芝麻好似点多了一些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