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子

八月,城墙下,老马和单车…

拍于荆州东门。

读城记:古塔万寿园
“石露浅沙洲,日斜大江流,荆水北岸塔,俊拔蕃林秀”。荆水,九曲回肠,奔腾滚滚,从荆州城外流过。。
丁酉年夏,携妻江边重游,溯而上。荆江亭外,已可远观“万寿宝塔”,出楼瓦之层叠,盖葱郁之林荫,映日之光辉,镇水之千流。趋步缓行,大堤上车来人往,天气炎热,路有卖瓜果者,卖冰饮者,均避那旁边树荫里。
近塔则近园,望塔前行,至一小坡下,便是园林门口了。其方圆约二十余步宽窄,石栏依岸。旁有茶客,以大伞遮阳,或三五围聚,或两两相对,于此处居高望江,坐而谈笑。江风徐来,正是“清茶香里闲话长,浪涛声中日月短”。时已下午,我们无意茶饮。便径直向那朱红大门处去。
门甚阔,若府衙庄严气象,铺首衔环,金佛左右,其上悬大字:“万寿园”。想是园林因塔以名,扬荆楚。可谓之:“万寿园中万寿塔,万寿塔名万寿园”。且不说何以取此“万寿”二字,人刚跨入园内,清新扑面而来,立时宁静了许多。
放眼看时,已不闻人车喧闹,舟船江上,换了风景迥异,门旁花草奇石,盆栽根雕,由近及远排开去。杂树其间,摇婆娑之影,繁花迎日,吐娇艳之姿。院墙环抱,飞甍临空,叶影坠地,中有花坛,坛中立一太湖石,意蕴天成,景列雅致。
园内左边房舍三五间,瓦檐翘角交叠,雕门窗格,里面陈列些花草刻石,文房字画,工艺小件等,人入里,会流连于此荆楚古意,笼中画眉,帘里乡音。
最西边却是间茶坊了,房前有吹笛者,我们去时见数人聚此,门口石桌石凳亦无虚坐,均侧目视弄乐者,其横笛吹奏,笛曲多古意,丝竹楚韵,时而绵绵若细风,时而变幻若流光,时而悠扬清越,声入云霄。
乐音相伴,人行于红廊碧瓦间,缓步至月门处,这里是“寿苑”正中西头了,此刻笛音止歇,日入云层,一时光影颇显暗淡,但也更见了月门处的清幽,花香随风,不到园林,怎知园内光景:
细风绿草摇窗纱,枝上黄鹂鸣谁家。
花红知是游客来,月门无语凝芳华。
人在门内,已看见寿苑正对着的明代“四龙壁”,穿过月门,近前观之,见那四龙在壁,刻画之间,锋勾棱角,划转回旋,起伏顿挫,雕琢细腻,威武其神,鳞甲破风,劲足卷云,电目精光,翻飞壁上。虽从明朝至今,数历风雨,壁已古旧,但一看之下,仍觉苍龙栩栩如生,腾腾欲出,此形神意会,石自天然,龙出匠心,不知刻于何人之手。
寻思间已自来到龙壁左边的碑苑长廊,此处宽不足两米,柱红檐低,花草夹了廊外小径,并长廊一同由东向西弯曲延伸,直到宝塔的北面。其时阳光映出红柱间隔的影,单边的廊柱面对黑底石碑,百家书刻,字体纷呈,井然有序,自左首起是一幅孙中山先生的字:“愿乘风破万里浪,甘面壁读十年书”。
一路看过去,石刻之字,或苍劲雄奇,或圆转如意,或亭亭其上,不一而同,变化繁多,古有云:“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”,刻则以硬行软,书法拓墨于碑石,达笔纸之意,行草隶纂楷,技巧出焉。
越往西,则见碑画之秀,工笔写意,题诗留白,花鸟人物,林木河流,小桥楼阁,春生夏长,画里风景异,日月不知年。
至此碑苑路尽,长廊西端,古塔北面,日渐西移,园林安静,人亦如行在画中。
余晖下的古塔砖石斑驳,这些砖石原是各地敬献以修塔,工匠留刻献者籍贯姓名等,又花卉纹饰雕琢,兼有回蒙满藏汉五种文字镌刻,层层叠叠,由塔底逐级而上,塔分七层,每层八面,均龛有汉白玉佛像,或坐或立,或喜怒,或沉思,神态各异,佛龛上端处每开有小木门,望之幽幽,依次达于葫芦鎏金塔顶,通高四十余米。望之雄伟。
据《辽王宪鼎建万寿宝塔记》碑文载,古塔建于明嘉靖二十七年,于嘉靖三十一年建成,时辽王朱宪节(原字左火右节)奉嫡母毛太妃之命为嘉靖帝祈寿而修,在塔南面底层,刻有“万寿宝塔”四字,灰底蓝字,清晰可辩。而因水患的缘故,古来江堤不断加高,导致塔底一层距离地面约七米余,数百年来历经风雨,足见其坚固,自古便是两岸人民力抗洪水的精神标志,临千里荆水,以镇江流。
万寿二字,顾名思义,寓意风调雨顺,万寿无疆。此前游长廊字碑见刻有一幅“万寿字图”,一幅“万寿塔图”,也明其意,游万寿园,方惊诧于寿字的上万种写法,也可谓我国书法中单个变化最丰富多彩的一字了。
明代祈寿建塔,今为荆城一景,话说辽王本封藩辽东之地,后移居荆州,朱宪节为第七代辽王,即明史“国除案”中恶名昭彰被“国除”废掉的那位,历史疑案之复杂且不多谈,这位末代辽王其时在荆州行恶多端,欺凌霸市,又好附风雅,喜园林建筑,以供娱乐,犹笃信道教。《明史,辽王转》说他:“以奉道为世宗所宠”,虽说世宗(嘉靖帝)也是出名的轻佛重道,但修佛塔祈寿乃平常之举。像“万寿塔”这样的建筑我国很多地方都有,也应是“祈寿文化”的代表了。
仰望塔顶,记载其上刻有“金刚经”全文,现为稀世之珍。世传金刚经一为玄奘所译,二为鸠摩罗什所译,塔顶的不知是哪一种版本,佛经深奥,但也有些人们耳熟的句子却是来自这些晦涩的经文,譬如金刚经之句:“应作如是观”,道德经之句:“上善若水”等,这些来自经书的句子也一直影响人们的思想言行,宗教信仰是始终贯穿整个中国历史的,有的经典被后人刻在石上,以为历史参照,以为传承,以供今人研读。
金刚经全名为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》。般若,其意为智慧,此塔顶所刻,无疑古人智慧之所在。时日光西来,划过塔顶,塔影穿过茂林瓦檐,栖于大地,显得悠长深邃,又落寞孤清,闲步园内,一路行来看塔,忽生感怀:
鸣橹沙头岸,观塔古楼台。
七级鎏金顶,八面玲珑身。
飞甍葳蕤间,草色青石外。
日暮黄裳远,塔影何自哀。
又复环视塔底,周围明代碑刻苍苍壁上,与长廊碑苑的欣欣向荣大相庭径,而是旧迹斑斑,有的底色脱落,但字迹神韵仍在,一旁野草伸出石缝间隙,随风晃动,石刻书法被时间沉淀出古老与沧桑,仿佛历史凝炼成沟壑与褶皱,又如同佛雕般庄严,厚重,静立城市一隅。
古塔不远处有一庙宇,名曰:观音阁,寻路可遇一小亭,有碑立其内,纪念抗洪英雄,取名:抗洪英雄亭。因天渐晚故,我们略过此两处,走过一片杉木林,径向望江亭而去。
人未至,便见望江亭旁,苍穹之下,一大石凌空。临近细看,见大石立土台,顶生野草,历岁月蚀痕,风雨浸染,斑斑赤黄覆面,高约近二米,字其上,皆殷红醒目,最上五个大字:“天下第一矶”。
观音矶,因古时观音寺而得名,明代其上建塔可名宝塔矶,另因其伸入江心,形似象鼻,故又称象鼻矶。唐末为土矶,明初加固为石矶,这一段为石上简介之大意,文中有写道:“顶承江流,挑杀水势,护卫江堤,作用频繁,以天下第一矶之雄姿,见证了一九五四年和一九九八年抗洪斗争大胜利。矶泛指水边巨岩或小石山,石滩,水激石为矶,整个万寿园即建在观音矶上,后人立此大石作为矶上标志,遂成江边一景。
立石之处名曰:“望江亭”,园林西南,依江壁而建,红廊碧瓦,石栏围岸,大桥雄伟,楚天高阔,烟波浩渺,日又西斜,江风吹送,虽七月之夏,此时也觉心旷神怡。
风片细竹林,云衔望江亭。
舟逢夕阳斜,水流江桥近。
石栏连着回廊,红柱碧瓦,梁上一排旧灯,六面玲珑,花鸟添韵。人行其间,由西东折而向北,便又见四龙壁,碑苑,到了寿苑月门了。
此时园内已人影稀少,更见清幽,我们穿过月门,塔影在后,花草摇曳,出得万寿园大门来,又临那浩荡江水,车来人往之江堤,
人便往回走,又过荆江亭,回望那大江湾处,观音矶上,旧瓦亭台,芳草斜阳,宝塔余晖,感此欣然拙词曰:
水分沙头,北岸亭台,古塔依旧。
卷荆楚画里,谁家珠帘,
隔墙黄鹂,月门清幽,
龙腾苍石,廊倚涛声,
旧时碑林祈“万寿”。
凭栏问,是般若费解,思绪难收。

竹影江畔,象鼻矶外,竞过千舟。
将残阳又弄,一柱灯影,
观音香火,寄英雄亭,
空门野草,阶前新绿,
明代青石刻春秋。
塔悠悠,纵帝王梦好,都付东流。

完,二零一七夏。

在塔南面底层,刻有“万寿宝塔”四字,灰底蓝字,清晰可辩。而因水患的缘故,古来江堤不断加高,导致塔底一层距离地面约七米余,数百年来历经风雨,足见其坚固,自古便是两岸人民力抗洪水的精神标志,临千里荆水,以镇江流。…《读城记:古塔万寿园》

风片细竹林,云衔望江亭。
舟逢夕阳斜,水流江桥近。
…《读城记,古塔万寿园》

临前细看,见大石立土台,顶生野草,历岁月蚀痕,风雨浸染,斑斑赤黄覆面,高约近二米,字其上,皆殷红醒目,最上五个大字:“天下第一矶”。……《读城记:古塔万寿园》

一旁野草伸出石缝间,随风晃动,碑上书法被时间沉淀出古老与沧桑,仿佛历史凝成沟壑与褶皱,又如同佛雕般庄严,厚重,静立城市一隅……《读城记:古塔万寿园》

穿过月门,近前观之,见那四龙在壁,凿刻之间,锋勾棱角,划转回旋,起伏顿挫,雕工细腻,威武其神,鳞甲破风,劲足卷云,电目精光,翻飞壁上。虽从明朝至今,数历风雨,壁已古旧,但一看之下,仍觉苍龙栩栩如生,腾腾欲出,此形神意会,石自天然,龙出匠心,不知刻于何人之手……《读城记:古塔万寿园》

乐音相伴,人行于红廊碧瓦间,缓步至月门处,这里是“寿苑”正中西头了,此刻笛音止歇,日入云层,一时光影颇显暗淡,但也更见了月门处的清幽……—《读城记:古塔万寿园》

拍于荆州沙市万寿园。

入园
细风绿草摇窗纱,枝上黄鹂鸣谁家。
花红知是游客来,月门无语凝芳华。

沙市万寿园随拍。

观塔
鸣橹沙头岸,观塔古楼台。
七级鎏金顶,八面玲珑身。
飞甍葳蕤间,草色青石外。
日暮黄裳远,塔影何自哀。
注:这里沙头即沙市,杜甫诗“买薪犹白帝,鸣橹少沙头”。
塔指沙市万寿塔,明嘉靖二十七年建,为八面七层,一层低于地面,其内有接引佛,砖石仿木结构,塔基八角各有汉白玉力士砥柱,塔身内外计汉白玉坐佛八十七,花卉佛雕文字砖二千多块,通体高四十又七六米,葫芦形铜铸鎏金顶,顶刻金刚经文。